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铃兰的博客

风铃41的霹雳窝

 
 
 

日志

 
 

[补评论]醉仔与桃花(顺带柳楼)  

2009-03-26 22:16: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知道我这人挺纠结的,所以在那时神经紧绷特别容易起肖的时候,听到好友一口咬定醉仔是个负心汉,我的

神经就"叭"的断了.......其实醉仔不是我特别感兴趣的角色啊........怎么会这样.......

然后严格要求好友在看完剧的情况下写了分析,她表示说她连柳楼都没写(所以说,好友啊,我只指定一篇,另

一篇你是自己要写的啊),其结果就是她写了两篇.所以我也提一下柳楼,以示对她的额外劳动的敬意.

正因为我知道我这人挺容易纠结的,所以打了几句就匆匆离开,但是,吾之好友愤怒了…………因为占用

了她宝贵的游戏时间…………对吾表示强烈的抗议,其结果导致我当晚失眠…………然后我给她发了短信

,她回“你实在是……太计较了”于是我立马进入梦乡…………我想,从某方面来说,我是放得开的……


为了补了这篇评论给好友,我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开始敲字。


--------------------
上面是起因,下面进入正题。

由于本人文字水平有限,能看懂就看,看不懂,我也不补了(特别对吾友的说明)

------------------------------


首先,我同意醉仔和桃花挺八点档的.......但吾看完你的分析,就当时你说的“醉仔负了桃花,醉仔根本不

值得桃花等,明珠求瑕你根本就说错了” 以及附带的感叹词“靠!” 我依然觉得用语太过(这个上回说

了,这回再提一下)。


看完两篇后,第一个感觉就是好友是从女角的立场为出发点开写,那我就从男角的立场好了…………


首先,醉仔从小就是背负着父母的罪过,被族人排斥,小时候被大祭司命人扔到河里,结果他又自己爬回

来(水性和方向感真好…………我到现在还是旱鸭子兼经常迷路)。他永远被排斥在同胞之外,他为族里

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为父母赎罪,不管他做多少,我想这罪估计是还不清的。

然后,在某年,某月,某日的某晚,他遇上了桃花,于是,除了排斥他的族人外,他有了一个真正的把他

当人看的同族人,一个给他的世界带来光明的人,也许正是此时,他“族人”这个词才不仅仅只种负担的

符号(虽然这两位每年只能见一面)。所以,桃花对于他来说,是个很强烈的存在。


从醉仔与明珠求瑕的互动来看,他是个直来直往重情重义的人,为了朋友,他敢去闯圣殿请圣女赐五窍心

血,全然不管自己的身份,自己是背着何等的罪,圣女在族里又是何等的尊贵又被多少高手护卫着,在他

心里,这些岂能与朋友的性命相比。


在知道桃花就是圣女,而且即将为了族人的光明嫁于他人,他慌了,给他的世界带来光明的人即将消失,

于是他闯入阿虚夜殿亲自询问,大祭司提醒他是个最低贱的叛名,居然妄想族里的至宝。醉仔心里的伤口

裂开,于是他反驳,“只要圣女开口,我的双手就能守护族民”但大祭司却表示他的双手是“破坏之手”

不能为族民带来幸福,他望向圣女,但圣女只叫他离开。于是,他的心,碎了,他的世界,崩塌了。他毁

了自己的双手,那双不能为她带来幸福的双手。大祭司见其双手已残,将其赶出族,并表示从此日盲族与

他豪无关系(我说大祭司,你也太现实了,没战斗力就把人家给赶了………虽然后来表示如果当时没赶就

能止那场杀戮,不过,真有这种危胁性,方城子也会想办法排除吧……所以当初有没有赶他走,结果也不

会有什么改变)

圣女的立场好友说得很多了我就不多讲什么。只是,有点想说一下,醉仔是叛民,武功高得出奇就算很奇

迹了,还是别指望有人教他啥高层的文化知识,达到皇甫定涛或莫召的那种为国为民我为人人层次(老实

说,从小被人否定到大,还指望为族人奉献?是不是难度高了点?)。他只是根据自己的心来做事,这点

根剑圣很像,抛去了那些枝枝蔓蔓所呈现出来最真实的一面。


再说到那一夜,一个等了一夜,一个看了一夜。一个是明知道即使两人相会,一切也不会有所改变,另一

个是隐约知道即使问了,一切也不会有所改变。这一夜只是对他们之间注定没有结果的感情葬礼。老实讲

,当时如果讲清楚了,估计后面几年都不用等了,直接一拍两散。但也正是因为他们这种矛盾的心情才会

年复一年的重复,“等”与“看”,我想这也是他们不想就此结束的浅意识动作。

所以,就因为醉仔没跳出来表示理解与体谅并且目送爱人为族人出嫁就判定他负心,好友,你要求是不是

高了点。

圣女带着族人的希望远嫁,醉仔带着伤痛离开。

当时方城子表面功夫做得还是很好的,不然醉仔也不可能自己跑去疗伤,看着自己的爱人跟别人出双入对

,还生了孩子,谁受得了啊,而且还是全部族人反对他们。就算硬呆在附近,方城子也会转着弯的告诉大

祭司不希望自己老婆的心在别的男人身上,然后大祭司就会挥舞着手杖再把人赶走。所以,后面醉仔说的

任性不发生,一样改变不了结果,因为即使没发生闯殿事件,大家看不出,方城子不可能看不出。醉仔只

是自责而已,在有惨案发生的前提下。

换个角度,假设剑圣不得已非得成为大宫主的剑种,二姑娘看着自己的爱人与大姐出双入对,她又得保护

剑阁里的人不能轻易离开,那种心痛的感觉。

再来说醉仔,爱人为了族人嫁了一个自己不爱的人(但她能得族人的光明),在自己与族人间,她至少得

到了族人的光明,而且,嫁的人品貌端正,为众人着想(至少当时是这样),一个已有人照顾的爱人,一

群排斥并且抛弃自己的族人,醉仔的离开,很过份么?圣女至少有了族人,而他,却什么都没有了,不论

是族人还是爱人。

顺带提一下,释女华的建议,大祭司知道只要她开口醉仔绝对会照办,所以大祭司要她去见他,千叶知道

见了面,开了口,醉仔绝会回来,释女华也知道,她一方面希望醉仔拒绝,但又把这个“建议”说出口,

即使醉仔强调“只要你开口,就无所谓的公平与不会平”,终究她也是开口了,就某些方面来看,我觉得

这跟当初醉仔在做的事情很像,隐约知道结果却又想一试。


再来说明珠求瑕对桃花的评语,看这位个性就知道也没啥朋友,他也是直来直往,估计就是这点跟醉仔对

上味了,当初捡命过程里参与人员不少,但他只偏偏只领醉仔的情,因为在他眼里,这些全是因为醉仔的

努力才换来的,救他命的人,他只认醉仔一个。所以,当他知道圣女为了一群一直排斥欺压醉仔的人而离

开醉仔,自然会说一句“她,不值得”,他要说一句“你,不值得她等”那才奇怪吧…………像他们这样

的江湖人,哪会有这么多枝蔓牵绊考虑,那是脑力劳动者干的事,比如素还真一类,要考虑的事情太多,

就算要划他们也是属于体力劳动者。

补上口白摘录,其实还是很感人的。(我还是认为一个等,一个看,根本就不是谁负了谁,只是他们不想

就此结束的浅意识动作)


释女华:那个地方,只有一株桃花树。
醉仔:那个地方,只等待一个答案。
释女华:转眼,又是一年过去了。每一年的这天,我都会到那个地方,等一个人。我知道他需要这个答案。
醉仔:每一年的明天,我都会到那个地方,看一个离去的背影。因为我不敢接受任何的答案。
释女华:我知道他来过,只是不敢见我,所以每一年我都会回来,我让他知道我在等他
醉仔:一夕梦乡,我怕这一夕惊醒,或者 是我甘愿沉迷
释女华:来,不来 今年你会来吗?
醉仔:去,不去 今日我敢面对吗?


醉仔:圣女。
释女华:吾已非圣女。
醉仔:你出家了?为了那个人?
释女华:修行不会任何人,只为自己。

释女华:大阳之子降临了。
醉仔:你希望我帮他们?
释女华:我知道这不公平。
醉仔:只要你开口,就无所谓的公平。
释女华:任何人都有资格要求公平。
醉仔:你原谅我吗?
释女华:原谅?为什么?
醉仔:如果不是我的任性,当年一切都能改变。
释女华:吾有一名修行的朋友,名叫佛公子,弃天帝乱世,吾曾问过他,为何不直接介入,却要百般曲折

去引导天命,他对吾说,冥冥中之天命早已注定。不该介入的人介入,只会认乱更乱。也许,日盲族浩劫

早已注定。你与吾,不过是这场浩劫之中的过程。
醉仔:你呢?
释女华:吾要回到自己的修行路上。
醉仔:那一日,你有来吗?
释女华:你想知道这个答案?没有,吾须遵照大祭司的旨意,无论是母亲的身份,吾皆必须无私为吾族奉

献。
醉仔:吾明白了。
释女华:回到日盲族吧,那才是你的故乡。人,终归落叶归根,那也是你日日期盼的家,即使这对你不公

平。
醉仔:我讲过,只要你开口,就无所谓公平与不公平。就算从回叛民的身份,我也甘愿。
释女华:今后,我们可能再见无期。
醉仔:我明白。

释女华:那日,我等了一夜,我知道就算他来了,也不能改变什么,但是我还是等了他一夜。
醉仔:那日,我来到一夕梦乡的附近,我看到他她,我在暗处看了她一夜,我不敢见她,我不敢问她跟一

名叛民与废人走吗?这一刻,我突然明白了,失去的终究追不回,唯一能做的,只有珍惜自己手上的,即

便……我的手上一无所有……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后补充说明一下,我觉得这对很像是,男主为了家族利益政治联姻,女主冲到他家质问为何抛弃自己的男女逆反版八点档………………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