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铃兰的博客

风铃41的霹雳窝

 
 
 

日志

 
 

[霹雳同人文]《花鹰》  

2010-08-04 20:07: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文的前面,因本人从学生时期作文水平就很一般,再加上第一回写同人文,还是这么长的同人文(对我来说),咳,所以点进来看的朋友,请三思,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自从看了原声带中的鹰无眼的介绍后,在剧里我就一直等着这位的故事,结果等到他俩领便当了也没瞧见……于是怨念之下,此文产生。

配对是鹰无眼与女杀体,BG类,衡量一下自己能否接受,请三思,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霹雳同人文]《花鹰》 - 铃兰 - 铃兰的博客
 
[霹雳同人文]《花鹰》 - 铃兰 - 铃兰的博客
 

  

《花鹰》

 

楔子

 

在苦境的一处山区住着传说中的夜行战族,各个骁勇善战,族人夜间眼力极佳,白昼却不能视物,因此又自称夜族或――日盲族。

而在此地的某座山上有一个巨大的兽牙石门,此处为夜族第一个关卡――半壁山河。在这之后便是前往夜族的通道,通道内无一丝光线,是绝对的黑暗。夜族先人们利用原本的岩洞再开山凿穴辟出四通八达如迷宫般的通道,这就是夜族生活的地方。而通往夜族的中心建筑阿虚夜殿的通道也隐藏其中。

圆月初升,半壁山河开启,一条佩着石刀的魁梧身影走出,他站立在门外,抬头凝望夜空似乎在想着什么,此刻这身影又显得有些孤寂。这时边上又添了一人,手捧行囊恭敬的唤了一声:“守殿者,行囊已经备好。”被称为守殿者的男子转过身接走递给他的行囊,交待了几句欲启程离开。那人又唤了一声,见守殿者停住脚步,头微侧等着,他便接着言道:“我听之前在日族中收集情报的族人说,有一可达成持有者愿望的神物,也许……也许能弥补守殿者的遗憾。”身躯微微一震,守殿者转回身望向那人问道:“此物叫什么?”那人回:“希望号角。”

 

 

 

 

 

 

 

第一章

 

 

眼看即将天明,鹰无眼寻了一处山洞安歇。自那日得到大祭司恩准离开夜族追查叛民之事已两月有余,但他们仿佛凭空消失,寻不得一丝踪迹。

“希望号角……”不由得伸手掏出怀中一只白色珠花端详。原本,这珠花是成对的,现在,另一只正伴着它那已沉眠的主人。因长年练武而变得粗糙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手中珠花,恍惚间又回到他俩初见的时光,嘴角不禁微扬。

离族人居住区不远的地方有一条小溪流过,使得草木茂盛,一片翠绿。每当闲暇时他总喜欢在躺在草地上,听听山里的虫鸣鸟叫声,闻着身边的青草味小憩片刻,只是今天……

嗡~~

嗡~~~~~

嗡~~~~~~~~~啪!啪!!啪!!!

“这蚊子最近是不是越变越多了,因为快春末了?”皱皱眉头,再也躺不下去,起身拍掉了草屑,准备再换一处地方。他向西走了十数步,忽然瞥见一道黑影闪过,顿时警觉,手按刀柄追踪而去。不一会儿,黑影便停住,这块地方他是知道的,因为有一处死水,枯枝烂叶堆积,使得这里土肥草多,蚊虫滋生,所以一般族民并不会靠近此处。

黑衣人左右望了望,鹰无眼这才瞧清此人面绘战妆。因本族不论男女皆善战,然而男女毕竟有差,女战士们不想因为容貌让敌人看轻,同时也为提升自己的气势,不知是哪代开始便有了在战斗时于面部绘妆的习惯。看来此黑衣女子定是族内之人。此时她已抽出身上的佩刀舞了起来,此刀刀身窄,薄如翅,轻巧如空中飞虫,刀光闪动却又无声息,刀法干净利落,却又察觉不到丝毫杀气,可见身手不凡。片刻后在她周边飞动的蚊虫也渐渐稀少,而原本在外围的也都去逃难去了,这样说来最近蚊虫猛增是有“原因”的,鹰无眼眼尾微微抽动。

他喜欢在这片绿地休息是族里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所以每当这个时段,也很少人会靠近这里。而眼前这个黑衣人竟然剥夺自己唯一的爱好,得小小教训一下,而且最近燕剑没空陪他比划几招,眼前这个人倒是可以试试。突然,一阵稍显杂乱的脚步声传入耳内,打乱了他的计划。

 “姐~姐~~~”一位少女跑过来扑到黑衣女子怀中,黑衣女子赶忙接住,扶稳了她,微笑着理了理少女微乱的青丝,问道 :“你怎么来了?”

“姐姐,我就知道你在这边练功,他们还说你去大伯家了呢~~哼,咱们姐妹可是一条心,你去哪我会不知道么?灭蚊高手――花玄瑰,想找人啊,就得跟着蚊虫走~~所以一听说这边有一处蚊虫特别多,就跑来找你了。”

轻刮了一下妹妹的鼻子,花玄瑰眼神中充满对妹妹的宠溺,道:“就你聪明,又跟那些人打赌了吧?”

“哪有啊~~人家只不过说若是我找到人了,下回他们去日族收集消息时,帮人家带些礼物回来嘛~~对了,听说这个时辰那个长着石头脸的守殿者会在这附近转悠,你要小心点。”

噗哧一笑,花玄瑰一边拍去妹妹身上的枯叶道:“你都收集一屋的东西了,还向他要啊?不过,那个守殿者是面容严肃了一些,但你不犯事,他又不会拿你怎么样。”

“什么叫严肃一点?!姐姐,你也不打听打听,在族里大家最怕的就数他了。只要脸一沉,每个人都吓得不敢吱声。不然你以为这么好的一块绿地怎么都没人来?还不是因为那人常在这里出现。”

稍稍整理完妹妹的上衣,说道:“好了好了,你特意跑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哎呀关顾着说话,我都忘了正事了,大祭司派人传话要见你,你赶快回去准备,快点快点……”妹妹边说边拉着花玄瑰的手就急忙往回走,而花玄瑰一边提醒她慢点,一边小心的护在一旁。

此时站在暗处的鹰无眼走出来,望了望她们离开的方向,也旋身离开了。

阿虚夜殿内,一名相貌年轻的女子端坐中央石椅上。她手持骷髅法杖,身着暗红色祭袍,乌黑的秀发披在肩上,头上只用簪简单的挽了个发髻,只可惜蒙住双目的金边布条暗示此人早已失明。

鹰刀与燕剑入殿中一屈身,恭敬的唤了声:“大祭司。”

虽然早已失明,但还是习惯性的向着发声处“望”了一下。

“鹰刀燕剑你们来了?你们可知吾今天召你们来此是为了何事?”

“可是为了安排护卫选拔之事?”鹰刀突然想起不久前遇上的那名女子。

“不错。你们知道吾族祭奉月之神灵,月之神灵指示太阳之子将为吾族带来光明,这是流着五窍心血之人,吾族历代祭司与圣女所要负的职责。前几日神灵降下指示,将赐吾族圣女。”原先因婚后数载神明一直没有给予启示困扰着,而此刻祭者脸上难掩即将身为人母的骄傲。

“近日吾召回分散在几处族群里的高手也陆续到来。吾想从他们中间挑选出几位优秀战士来保护将来的圣女。前几日吾已派人通知他们今天到夜殿,相关的准备事项就偏劳两位了。”

“是。”

“是,请大祭司放心。”

数日后,阿虚夜殿外的广场上,大祭司正庄严无比的站在高台上,鹰刀燕剑在她后方分立两侧,在高台前方立着的正是此回要参加选拔的族人,再向外一圈便是前来观看的族人。此回护卫选拔事关重大,所以大祭司也亲临观战。在向月之神灵唱完祝词后,只见她举起法杖向右一挥,宣布选拔赛正式开始。此回的考试关卡重重,但鹰无眼认为最终的入选名单上定会有这名叫花玄瑰的女子。因为,他对自己的眼光有信心。因为,他对她的刀法有信心。也或许是因为,他希望能经常见到她,不再只局限于那块草地……

他,又来了,她知道他这几天一直在那边看着,但他始终未主动说过话。

她,又来了,他知道她这几天一直都知道自己在这边看着。他以为她会问他,但她始终未说,只是舞她的刀。

绿地并不是她的,她不会赶他,也没有理由赶他。即使她并不喜欢练刀时有人在边上看着。

他知道她并不喜欢别人看她练习,起初刀舞得有些许烦躁,像沾上了水雾的飞虫,她似乎只愿让亲人接近。但渐渐的,她的刀又恢复了初见时的轻快,他知道她让他呆下来了。

正如他的猜想的那样,她入了那份名单。选拔时他并没特别关照过,因为他知道,这是对战士尊严的侮辱,所以直到比试结束后他才继续来这里。

她妹妹花沓也有来过两回,不过一见到他在场总是紧张的说不好话,后来也没瞧见她再来过。

 

 

  

第二章

 

平静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时间一晃就是一年。大祭司产下圣女,全族欢庆,而花玄瑰也开始正式担任她的职责――守护圣女。

花玄瑰很喜欢她的新任务,话题也多数绕着圣女转。她曾经告诉过鹰无眼,在她小时候一次与日族的战斗中父母为了保护她与花沓都已身亡,她抱着刚满月不久的沓妹被幸存的族人护着逃离。失去父母后,沓妹就是她唯一的亲人,而沓妹等于是她亲手带大的。不过现在沓妹很是调皮,特别是最近总是找不着人影,也不知是上哪玩去了。每次看着摇篮里可爱的圣女,总让她有种时光倒流的感觉。

这天大祭司像以往一样抱着快满月的圣女一同散步,花玄瑰随侍一旁。在经过花园时,看到一位小姑娘一直向这边张望,更确切的说,是一直望着大祭司怀中的圣女。

大祭司也似乎察觉到这股视线,让随从召那位过来问明缘由。

“噢?你也想当圣女的护卫?”

“因为当护卫后就能经常和圣女玩了。”

“呵,你叫什么名字?”大祭司微笑着问道。

“银绝。”小女孩眼里只有那个可爱的娃娃,只是在回答的时候才抬头望了大祭司一眼。

“呵呵,那么银绝,你就努力的去争取这个职位吧。”

花玄瑰不禁暗笑在心里,看来圣女还真是招人喜欢呀。

看着时辰也差不多了,大祭司将圣女交给随从带回房内,自己则转往大殿商讨满月庆典一事。

花玄瑰对着在外围守卫的鹰刀笑了笑,便转身随着圣女回房,晚风吹来,隐隐夹着一些香甜味,抬头望了望天上的月,不知道这一代的圣女能否有机会迎接太阳之子的到来,光明……夜族一直向往的东西……

“回魂啦!”燕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鹰无眼前,伸出五指在他面前来回的晃。

按下那只手,瞪了燕剑一眼,鹰无眼道:“你不是要去神殿吗?在这做什么?”

燕青叹了口气,道:“你看女人看傻了呀,我去神殿肯定得经过这里啊。”

鹰无眼绷了脸:“我知道你得经过这里,我是指你停在这里做什么。”

燕青叹了口长气:“哎……我这不是看你追姑娘追得辛苦万分吗,特意指点你一条明路。别说做兄弟的不照顾你,来,她明天不是没当班么,你带她到那块绿地的西南角去,就是有一处小水塘的那边,有惊喜噢。”这可是自己辛苦从各处收集来的呢,准备了一个月想给阿绢一个惊喜,罢了,来得早不如赶得巧,真是便宜了这小子了,谁让自己赌他这个月就能顺利提亲呢。何况那地方最美的时候要等到下个月才行,到时再带阿绢去,她看到一定很高兴,这回可真是人财两得啊~~哈哈~~

今晚是月圆之夜花玄瑰应鹰无眼之约来到这边,淡黄的月光洒在青草地上,傍晚刚下过一场小雨,草叶上晶莹的水珠点点反射着月光,清爽的微风轻轻的环绕追逐着。圆月、佳人一切那么美好,又显得那么如梦似幻,教鹰无眼也不禁看得有些痴了。不知何时,花玄瑰已赤脚踩在一这片绿中,伸展开手臂让微风轻轻的吹在自己身上,慢慢的走着。他不知道,还有什么会比此刻更美……不想打破,不想停止,就让时间多停留一会儿……再一会儿……

渐渐的,周围草丛中开始闪烁着光点,就像落到地面上的星。慢慢的有几个光点开始飞舞着,飞在草丛中,飞向空中,飞在她与他身边,……似乎月之神灵也在为他俩祝福……

深吸一口气,他走向了她,走向了心中的那幅画,他想进入其中,而不再只是观画的人……

当然,会欣赏美景的也不止是他们,比如……

嗡~~~

嗡~~~嗡~~~

嗡~~~嗡~~~嗡~~~唰!唰!!唰!!!

“……”

“……”

“呃……我习惯了。”

嗡~~~嗡~~~呼!!!

“……”

“……其实这种练习方式挺不错的,我早想试试了。”

噗嗤一笑,化解了刚才的尴尬,他俩人也开始舞动手中的兵器,忽上忽下,忽左忽右,飞舞翻腾。

也不知是景迷人还是人迷人,鹰无眼没留意到脚下的泥坑,不小心踩中,失了平衡,毕竟是习武之人很快的就稳住身体,但一个小布包却掉落到花玄瑰脚边。花玄瑰拾起它想交还给鹰无眼,但布包早已松掉,里面的一对白色珠花掉落在草地上十分显眼。花玄瑰一顿,但依旧把它们拾起连同手上的布一起递给鹰无眼。可是鹰无眼却没伸手接,眼睛还不时的瞟向别处。

“呃……那是给你的。”看她有些意外,他补充说:“那天刚好看到这对,觉得挺适合你的,呃……就买了。”

两朵红云飘上花玄瑰的脸,她把手更向前伸了一些,鹰无眼以为她不喜欢珠花,依旧要还他,却听她道:“这边没有镜子,能帮我戴上么?”

他听完内心一喜,向前走了一步,依旧是那个泥坑,只是这回没能稳住,结结实实的摔了一跤。

“你没事吧?!”

“没事。”鹰无眼坐起身,摸了摸被撞到的后脑。

“噗嗤,你的脑袋和你刀一样是石头做的吗?”花玄瑰笑道。

“你的脑袋和你刀一样是石头做的吗!!”次日燕青找鹰无眼打听结果,可结果却好想找条绢帕蹲到墙角咬去。经过昨晚的一阵乱砍,不知道自己辛苦收集的萤火虫还能存活多少,明明再过不久它们就可以在天上飞了。他的计划,他伟大的求婚计划,他伟大而又浪漫且精心准备了很久的求婚计划!全、被、这、家、伙、给、毁、了!!!

“到底发生何事?你气色很差……”昨晚虽然出了点意外,但约会很快乐,可眼前的兄弟……似乎不太快乐。

“我要是娶不到阿绢就全是你害的!!”只留话音在空中回荡,人却早已失去踪影,不愧是族里速度第一的燕剑。

对着绕梁余音,鹰刀满腹疑问 “发生何事?怎会如此?”

 

 

 

 

 

 

第三章

 

花玄瑰看着镜子里戴上珠花的自己,回想昨日情景又羞红了脸。身后响起开门的声音,她转头一看是花沓回来,便出声唤住:“沓妹,怎么了?你气色很差。”

“没,没什么。姐,姐姐,我累了,想先去休息。”

“那你好好休息,如果有哪里不舒服一定要跟姐姐说。”

“嗯。”花沓应了一声便直接回房。

因为三日后便是圣女的满月庆典,分散各处的族人都陆续回来了,估计是贪玩又拉着他们问东问西了吧。而殿里各方面的戒备都要开始提升,自己也将连续在那边守护直到庆典结束才能回来,或许可以拜托隔壁大伯多关照一下。

后天庆典就要开始了,可不知怎的,花玄瑰一直感觉心绪不宁,是不是因为昨日沓妹气色太差,会不会是沓妹生病了?她转身走向门口想托人往家中看看,可是迎面就见一个人匆匆而来。

“花护卫在吗?花护卫在吗?不好了不好了。”

“发生什么事?”

“你妹妹,你妹妹出事了。”

“什么?!”花玄瑰冲出屋外抓着那人肩膀焦急的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你快说!”

“有人潜入藏宝库,巡视的卫兵认出在外接应的人是你妹妹。他们打伤卫兵后逃走,大祭司下令在正到处捉拿人,如有抗命拒捕者可当场格杀。”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沓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我要去找大祭司问清楚!”花玄瑰向外冲去,她不明白只不过短短时间,事情怎么会成这样。

来到阿虚夜殿外,花玄瑰想直接冲入大殿,鹰刀一个闪身挡在面前。

“让开!”

“不行。”

“鹰无眼!”

“族有族规,我身为守殿者,有我的职责。何况你妹妹的事情是大祭司亲自下的指示。”

“沓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一定是有地方弄错了。大祭司又如何?大祭司就不可能犯错吗?让我进去!”

“玄瑰!不可对大祭司不敬。”

“哼!”花玄瑰看鹰刀不肯让自己过去,举刀便攻,想强行突破。

眼看着一对恋人兵戎相见,燕青站在一旁焦急万分,立刻闪入殿内找大祭司。

“住手!”大祭司庄严的声音阻止了两人。

“花玄瑰,族有族规,虽然你刚入此处不久,但是你妹妹花沓犯了族规就得按族规来办。何况从宝库里丢失的密宝来看,也有可能是与日族有关。现在出现这种情况我恐会影响到族内的庆典和圣女的安危。考虑到你与花沓的关系特殊,准你一日的时间协助寻找,若能找到这回事件的原因我可以重新考虑花沓的量刑。但若是寻不到,你得即刻回守护卫圣女的安全。”

“是。多谢大祭司。花玄瑰立刻就去。”花玄瑰说完就转身离开。                                                                                                                                                                                                                                                                                                             

看着花玄瑰匆匆离开的身影,鹰刀忧心重重。燕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等我手头的事忙完就过来替你的班,你过去帮她吧。”

“多谢。”

“谢什么,都是兄弟嘛。”

寻遍了沓妹可能去的地方,甚至连外围她都寻过,却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妹妹,当花玄瑰回过神时发现自己站在妹妹的屋里,望着满屋的收集品,不禁黯然。

鹰无眼默默的走到她面前,抬手拭去了脸上的泪水,轻轻的搂住了她。

花玄瑰喃喃道:“若是我早些注意到就好了……回想之前,沓妹总是向往日族的生活,自从来到这里认识了去日族收集情报的族人,便有了更多的机会接触到日族的世界。我总认为她还小,只是贪新鲜,所以才会一直念着……

‘姐姐,书里说白天会开好多好美丽的花。各种颜色都有,要是我们也能看到该有多好啊。’

‘姐姐,日族的房屋好漂亮呀。’

‘姐姐,姐姐你看这是他帮我买的日族姑娘穿的衣服,好看吗?’

‘姐姐……月之神灵什么时候才会送来太阳之子,他什么时候才会带我们见到光明?’”

“沓妹……沓妹,你在哪里……你到底去了哪里……”止不住的泪水,早已浸湿了鹰无眼肩头的衣服。虽然大家并不会总挂在嘴边,但族人都同样渴望光明的到来。族内传唱了许久的预言 ,也不知自己此生能否有机会能等到那天,鹰无眼沉默了……

时限已至,但花沓始终未寻到,花玄瑰回到自己的岗位,看着摇篮里的圣女,回想起当初抱着沓妹逃命的日子,不禁悲从心生。看了看时辰大祭司早应该派人来带圣女去庆典上。突然,屋外传来一阵打斗声,花玄瑰提高警觉,示意其他护卫继续保护圣女,自己则抽出配刀隐身暗处,潜到屋外探查。

屋外,早已倒下好几个族人,只有几名族人勉强与那些黑衣人缠斗,花玄瑰知晓来人身手不简单。只是如此盛典守卫必定也严,他们是怎么潜入的?外围应当有不少族人把守。心里虽是疑问,下手却无迟疑,就近支援了几个族人后,花玄瑰发现事情不对劲,这些族人,平日里身手也不错,但如今挥刀软而无力,像是气力不继。虽然解决掉几名黑衣人,可自己随着不断的打斗,气力诡异的迅速流失,这时她又闻到了那股香甜味,心中突感不妙,想闭气,却早已来不及。突然一个黑衣人冷不防从身后劈来一刀,若换做平时,花玄瑰能轻易的化解。但此时除了救援族人,格挡前面这个黑衣人的攻势外,内力又聚不起来,所以那刀,没能完全避过,血,从肩膀上的伤口中涌出。

其中一个黑衣人哈哈笑道:“不用白费力气了,乖乖把圣女交出来!”

花玄瑰捂着伤口问道:“你们怎么知道圣女在这里?”

另一个黑衣人嘿嘿一笑,道:“自然是你们日盲族的人告诉我们的啊,这毒香也早在前几日就让他们暗中放了。平时闻了并无异状,但只要再闻了我们今天带来的这种毒香,毒性就会发作。你们怎么防也不防不到自己的人吧?”

“他们”?花玄瑰心内一惊,看来除了沓妹外还有好几个族人参与此事,而恐怕大殿那边也出事了,不然接圣女的时辰就要过了至今却不见人来。这时已有几个黑衣人攻向里屋,必须保护圣女!花玄瑰虚晃几招,想要退到里屋,虽不想与黑衣人缠斗,但一时却也抽不开身。这时,里屋也传来打斗声,还有婴儿的哭声。

婴儿的哭声,声声揪痛花玄瑰的心。虽然身上又增了不少伤口,但她也拼力闪过了黑衣人,冲进屋内,此时同伴们也已经受伤,但还在尽力的牵制那几个黑衣人。

“花护卫,快带圣女走!”平时负责照顾圣女的族人将怀中的圣女递给花玄瑰时却被其中一个黑衣人一刀劈中,瘫软倒地。

花玄瑰抱紧怀中的圣女,由暗道撤走,只要进入那边,全然无光,如果这些黑衣人是日族,进入那条密道对她来就说有着绝对的优势。

“追!别让她跑了!”黑衣人中也有几人抽身追去。

虽然踏入了密道,但花玄瑰却忘了件事,身上浓重的血腥味和圣女的哭声,会让敌人锁定自己的方向,既使那些人是日族的。但估计敌人并不想取圣女的性命,所以虽然是攻击不断,但多以消耗自己力量的招式为主。突然其中一名黑衣人点起了火把,照亮了通道。花玄瑰的动作被这突然来的亮光影响,顿了一下,此时另一位黑衣人借机攻向她,怀中的圣女掉落在几步外。花玄瑰尽力移转方向将圣女护在身后。

追上她的其中一个黑衣人手上握着的几只暗器隐隐泛着蓝光,显然是浸了巨毒的。边上那人持刀向自己劈来,若能闪过,再闪身至其左侧,便有反击的机会。但身后是还在襁褓中的圣女,她知道自己不能闪避,这一闪,虽然能避过这刀,但上毒的暗器必然会射中圣女,花玄瑰当机立断,转身扑向地上的圣女,以身躯护住,并迅速翻滚到另一边。但因为失血过多,终究没能避开,那刀狠狠的砍在花玄瑰的身上,浸了毒的暗器也全数没进了她的身体。血,从她的嘴角溢出,滴在了圣女的脸上,像是悲痛她的逝去,女婴哭得更加大声。

几个蒙面人看对方没了动静,上前查看已然没了气息。正想把她的手拔开抱走婴儿,却怎么也拔不开,那双手的主人既使是断气,也不愿松开,紧紧的护卫着怀中的婴儿。

“磨蹭什么,手脚快一点!”

“她抱得太紧了。”

“砍掉她的手,动作快点!”

蒙面人举刀就要砍下去,只听得破风声一响,自己手上的刀连同握刀的手已经从眼前消失。接着便是响雷般的声音在耳边炸开。

“你们该死!”

又是一阵破风声,兵器撞击声,不久后一切又都归于平静……

血,顺着石刀流下,随着石刀主人的移动,在地上画了一条红色的泪痕。伤痛,心更痛,不久前才一同欢笑,转眼佳人已逝……轻抚爱人脸庞,却再也唤不回她的笑容……

“玄瑰……”

原本,是个举族欢庆的庆典,如今却是遍地的伤员。那日,大殿上的族人也全中毒。因他们不想取圣女性命,所以用的都是让人流失力量的药。但大殿上的人就不用有此顾忌,大祭司虽然即时施法为众人压制毒性,以求抗敌。但眼看着自己的丈夫为了保护自己,被黑衣人一剑刺中心脉。她心绪波动差点入火入魔,虽然勉强控制住不至丢了性命,但面容也急速老去,原本光滑白细的肌肤,已变得粗糙如枯木。她先行派了几人去支援护卫圣女。最后其余族人的毒素也终于被压制住,虽有活捉一个黑衣人但他咬舌自尽,线索也就断了。

数日后,鹰无眼主动请求出外寻找叛民,大祭司准了。

 

 

 

 

 第四章 

 

逃!逃!!逃!!!

一名少女匆匆往前奔逃。

追!追!!追!!!

后方一队人马紧追不放。

跌倒,再爬起,襦裙上早已沾满污泥,少女紧抱着胸前的布包全力往前奔逃。但身后的追杀声却紧缠着她不放。突然一个踉跄,少女被树根绊倒失去平衡从陡峭的山坡上滚落……

经过了一晚的奔波,鹰无眼路经一处山谷想稍做休息。原本漫无目的的寻找,不知怎的突然就想一直向这个方向走去,像是有什么在招唤他。这是一处山谷,两侧的山峰高耸,突然武者的警觉告诉他,这里除了他之外还有人在。而对方粗浅不稳的呼吸声则告诉他,这是个受了重伤的人。寻着痕迹他来到一处空地,地上躺着一个人,他正在猜想这人是什么身份时那人已经开口。

“你终于来了,姐夫……”

若不是花沓主动叫他,他也无法把眼前的这个人与那个天真活泼的小姑娘联系到一起。此时的她,浑身的污泥中还混着早已干透的血迹。是从那边掉下来的么?鹰无眼抬头望了望上面,上头有几处被折断的树枝,显然下降时有做了缓冲。

“姐夫,姐姐真的……真的已经……”

他不知道要怎么对待她,这个他最爱女子的唯一亲人,背叛族人的叛徒。鹰无眼只是点了点头,算是做了回答。

“呜……”

“在那件事发生前,她一直想找到你,她始终不相信自己的妹妹会做出这种事情。这次我主动要求出来寻找你们,除了要找到当初幕后的指使者,另一方面也是想替玄瑰问一个清楚。”

“我……我……呜……姐姐,我辜负了你的信任……呜……”

 “是么……”鹰无眼叹了一口气,“那我问你当初与你们接触的组织首领是谁?”

“我不知道,当初离族后,以为能与日族的人共享光明,当时对方只告诉我们,只要帮他们提供机会取到那颗药丹和几滴的五窍心血来救治他的恩人,他就为我们在日族中争取一片生存的空间。可是事后,联络我们的人并未出现,我们几人反而被围杀,这时候大家才知道受骗,打斗后大伙都被冲散了……”花沓后悔不已,但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后来我在机缘巧合之下知道了希望号角的事情,我想用它来弥补自己犯下的错。可是当我见到死神后,却得知姐姐已经……已经……呜……”

“死神?”

花沓抬起手拿出了放在身边的布包里的号角,递向鹰无眼。

“这是希望号角,原本我想用它来使姐姐复活,可是……可是死神说,我并无可以交换的筹码。我知道我犯了大错,可是就算希望就在眼前,我却无法……无法……于是我向死神许愿,至少在死之前能再见到你,这样或许姐姐还有希望……”花沓将希望号角交到鹰无眼手里继续说到,“姐夫,我之前早已中毒一直拖到现在已经无救,假使姐夫能救回姐姐,能否……能否转告姐姐,说在我在她的衣柜里有放对长翎羽,原本是我打算给姐姐的生辰贺礼,可却发生了这一连串的事情……咳咳咳……不知道姐姐还愿不愿意收下,我一直想看姐姐戴着翎羽威武……的……样……样子……”花沓吃力的将手朝向天空,想要握住什么“姐姐……来世……还愿意与沓妹做……姐……妹吗……”伸向天空的手一软,垂落地面……

已经被驱逐出夜族的人是没有资格再回去的,甚至不再会有族人理会他们,但鹰无眼还是帮她造了座坟。死神,究竟是否真的存在?他有能力复活一个已经死去的人么……举起手中的号角,鹰无眼还是决定一试。

号角声响遍整个山谷,环绕着,震荡着。突然天际乌云密布,正向着自己所处的方向汇聚。

眼一眨,自己已经站在一条船上,身后站着一名头戴斗笠身穿蓑衣的船翁。船橹吱呀的响着,过往的情景在快速从眼前闪过,这就是别人说的忘川吗……

不过一瞬他已经身在一处岛上,鹰无眼举步向前一迈,眼前场景又变。虽然环境幽暗但这对身为夜族的自己并不成问题,他依旧能看清自己是身处在一座庄严的殿堂里。布幔后有一座骨骸宝座,一位身黑色披斗篷的男子正坐在那里,他那苍白无一丝血色的手中正把玩着一颗棋子。

“噢?又有访客了吗?”

“你,就是死神?”

“孩子,说出你卑微的愿望吧……”

鹰刀握紧了手中的珠花,道:“我的愿望是……”

“恢复性命,这不难。”

“我……不想再与她分离……”

“我可以让她复活,可以让你们不再分离,你与她共存于世。做为交换,你之双足将不再沾地,你之双手将不再握刀……”死神话音刚落,就见鹰无眼自大殿中消失。

回过神来,鹰无眼发觉自己还是在那处山谷,仿佛刚才所见之景所到之处皆是梦境,可是失去的四肢却又冷冷的提醒自己,这一切,皆非梦。

“死神!死神!!哈,哈哈哈……”

风吹,云绕,空中飘起了细雨,烟雨迷蒙中人语幽幽传来。

“数声鶗鴃,又报芳菲歇,惜春更把残红折。雨轻风色暴,梅子青时节。永丰柳,无人尽日飞花雪。”

一袭红衣,远远而来。一柄纸伞,玉手轻握。

“莫把幺弦拨,怨极弦能说。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夜过也,东窗未白凝残月。”那人行至鹰无眼面前便停住脚步。

“你身上的伤口,并非人力可致。”

“这是向死神许愿的代价。”

“那就将代价给我吧。”

“我没救了,没人可以改变死神的决定。”

“当今世上,唯有一人可以。”

“是……是谁?”

“死神天敌。”

 

 

 

尾声

月瑶光,风拂铃,轻音缭绕。

竹林中的一间茅舍,门吱呀一声被人由内打开。

那人走出屋,行至一株竹前,在枝头挂上一页签纸后,便转身离开竹林。

“变成如今的情形,你不会后悔么?”一阵飘渺的女音响起。

“不会。若重来一回,我一样会吹响号角。”那人答道。

“玄瑰。”

“嗯?”

“答应我,下回,决不先我而去……”

“……我答应你。”

风,翻转着那人挂在枝头的签纸,上书三字――鹰无眼。

 

 

  

 

 

 

(完)

 

 

 

 

吐槽后记

 

吐槽,开篇点题――我不晓得自己是哪根神经搭错线了,居然会没事找事的来写同人文,一时冲动惹得祸啊啊啊啊~~~~~~~~

然后,就先从《花鹰》开始说吧,因为“花脸”嘛,我就定了女主的姓,不过戏曲里好像没有女角有画……然后这个题目其实写到中途的时候才定下来的(叹,起名无力不论是人的名还是文的名),除了是男女主的姓外,花鹰……它其实就是花蚊子。再然后,当在我做这个设定的时候我家这带一直在下雨,也还没有闹蚊子。但当我设定完后不久,雨过天晴时,我突然遭受了蚊虫无情且猛烈的攻击。好友小草也曾亲眼目睹那个惨烈的战斗痕迹,我一条细嫩的手臂一晚上增了近20个大红包。再接下来的日子,它们转移了战地,我前不久心血来潮的数了一下,一条左腿被叮了84处(累计)。特别备注,我点了蚊香,喷了驱蚊花露水,房间各处角落喷了杀虫剂。更让我郁闷的是,我父母向我炫耀,他们不点蚊香都没被叮,原来……全上我这边加餐来了……(幸好后来好转,不然我就要挂了)

这算是我写的第一篇正经文,咳,其他都是恶搞文,而且很短,我原本这个文只打算写个四五千的,据朋友说,四五千很少,随便写写就有了。但是对我来说第一回写文真痛苦,磨蹭了两个月(咳,虽然期间玩了一遍半的仙四,QQ,和逛网页自然是少不了的,但我觉得那时间也应该算在里面)……结果一不小心就一万了……(某棵站在高处俯视:“我上周写了1万5,确切的说是三天。”《========其实我觉得我多半是被这句刺激到的所以才升到一万的。)

别人写文是按顺序来写,我则是想到什么写什么,结果弄成一块一块,最后才连起来(不知道现在整体看起来是否还是支离破碎的,擦汗)。在开始写文时就在想怎么写死女主角,别怪我残忍,我这是要跟原剧接轨(严肃状)。结果在写死女主角前,我先写死了女主角的妹妹,是原创人物,所以要归为“无”,别怪我残忍, 我这是要跟原剧接轨(严肃状)。然后设定了女主角的死法,就轮了大祭司倒霉了,配了年轻的容貌(一句话写老),配给了一个丈夫(一句话写死,这位连出场都没有),别怪我残忍,我这是要跟原剧接轨(严肃状)。结果弄得某位很兴奋的说争取来个全灭吧~怎么可能,剧里没死的我可不能把他们写死啊,我没那么残忍(严肃状)。

嗯,其实要吐槽地方还挺多,不过我担心一不小心又一篇万字文(咳,这回绝对比那个容易),就到此为止吧。

最后说一句,回头一看我并没把身为日盲族第一护卫的男主写得很刚强勇猛,鹰刀,我对不起你强壮的胸肌,泪奔~~~~~~~

 最后的最后,看在我第一回写文的份上,砖拍的轻一点,多谢。

 

  评论这张
 
阅读(3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